中国陶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5|回复: 0

众家论“抄袭”-“叶永青事件”持续发酵中!

[复制链接]

166

主题

466

帖子

145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54
发表于 2019-3-5 13: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家论“抄袭”
----“叶永青事件”持续发酵中
(部分图文转自网络)
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
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永青

最近,中国当代艺术家叶永青抄袭事件“引爆”了艺术圈,此次“抄袭事件”占据了各大艺术新闻的头条。事件缘起为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叶永青(人称”叶帅“)作品”抄袭“了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的作品,更意想不到的是,据西尔万说:三十年来,叶永青一直在制作几乎是他的画作。国内外媒体众说纷纭,但叶永青”抄袭“已经是实锤无疑了!关于此次”抄袭“事件,写意当代美术联盟也非常关注,也借此推出了”众家论抄袭“栏目,针对”抄袭“,看看众家是怎么说的!
贾方舟(评论家)
现、当代艺术在中国起步很晚,作为起步阶段向西方艺术学习、借鉴、模仿属正常现象。关于这方面的批评,从85新潮开始就一直没有间断过,因此这样的批评也属于正常现象。
“抄袭”不同于“模仿”,更不等同于“挪用”。模仿是将喜欢的作品作为参照,吸收其中的某些元素,属借鉴范畴,是学习必经的过程,也是艺术不成熟的表现;抄袭是原样照搬别人作品的图式结构,只做局部和细节的变更,是将他人的创造成果据为己有,是侵权行为;“挪用”虽然在法律上与“抄袭”难以划清界限,但作为一种后现代手法,在艺术领域视为正常,不存在伦理问题。
依照上述观点判断,叶永青先生被指认的那些作品,应视为抄袭。它的后果不只需要他个人承担,由于他在当代艺术中的地位和影响力,也为中国的当代艺术蒙羞,为正面评论过他的批评家蒙羞,为在评选中投过他赞成票的评委蒙羞。为此,他应该深刻反省。
朱其(评论家)
不少人以后现代理论“挪用”的概念为叶辩护。关于抄袭和后现代的“挪用”概念,我想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分清两者是有区别的,不是一回事。“挪用”是指在一个新的语言模式下使用过去艺术中现成的因素,而不是指完全照搬别人作品的整体风格,乃至大部分细节。如果最近媒体上批判的作品确实为叶所作,那这个肯定是抄袭,而不是“挪用”。请不要滥用“挪用”这个概念。
从模仿到抄袭仅一步之遥。从三级模式到抄袭,模仿到了一定高比例,模仿就是抄袭。这次叶从整体风格到大部分细节都差不多,模仿度达到70%,如果属实,那就不是什么“模仿”,而是抄袭了。当然,我还是希望对艺术事件一事一议,不要因为个案而对当代艺术一棍子打死。
宋永进(油画家 评论家)
在以西方为主导的国际艺术舞台上,中国当代艺术几乎完全丢弃了延续数千年之久的传统艺术,把自身纳入西方艺术的话语规则,并期待全面接受西方价值观和审美观的审阅和评判。这样的当代艺术根本无法真正代表中国而屹立于国际艺术舞台。移植于西方文化土壤的中国当代艺术,其核心问题不是如何走向国际,而是如何认识当下的自己——一个与传统完全不同的在吸取多元文化后迷失了自我的自己。中国当代艺术必须返乡,返回到原本就属于自己的那一方热土,并以主人翁的文化姿态和独立的审美气质,去重新认识和审视曾经发生的历史故事,以及生动鲜活的当下情景,从中攫取有益的养分,获得原发的灵感,进而生发艺术家的个性化审美,并在与当代现实和文化的深入对话或交锋中共同成长,而不是在西方话语权面前俯首称臣,甚至为了打扮成西方形象而不惜暗地里全盘抄袭!
王进玉( 评论家)
为什么会这样呢?一个很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一贯的教育理念与创作思维都在不断灌输和强化着所谓继承、临摹、借鉴的重要性,甚至将其看作是艺术实践的全部内容,而普遍轻视原创、创新的力量。这样时间一长,自然就会退化甚至丧失弥足珍贵的原创意识与创新能力,造成创作上的惰性思维与投机举动。毕竟,无论是借鉴还是抄袭,都远比原创、创新要容易、方便得多。这也的确是一条实现艺术速成、攫取现实利益的捷径,完全符合当下一部分人“利”字当头、急功近利的心理。
此外,从某种程度上讲,对叶永青抄袭事件的曝光、热议,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会给抄袭者,给整个当代艺术圈一次必要的提示和警醒,即做为当代艺术家,不仅要真实、本分,坚守道德良知与艺术自律,还要具有原创力和原创精神。须知,无论对当代艺术,还是传统艺术而言,抄袭都是可耻的,也终究不会被看好,甚至会被臭骂、唾弃,唯有真正具有原创性的精品佳作,才会真正赢得大众的喜爱,赢得学术的尊重,赢得艺术史的垂青和铭记。因此一定不能再心存侥幸心理,抑或试图继续通过抄袭、剽窃等坐享其成的方式来欺世盗名,否则终究会自食其果、自取其辱。要清楚地知道,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发达的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很多见不得光的想法和行为,都将会暴露于众,也都将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不过是时间的早晚问题罢了。
其次通过此事件,当代艺术圈也应该有一次大的调整和转变,而不能再继续处于“一锅粥”的状态,不允许再有浑水摸鱼、欺骗公众等的事情发生,要积极做好自身行业规范与创作环境的净化。当然在此方面,无论是艺术家本人,还是批评家、媒体、大众,都要合力参与其中,共同促进当代艺术圈的蜕变和升级。同时对于当代艺术市场而言,也需要深刻反省。叶永青的抄袭作品之所以能够持续被看好,并获得大卖,而且价格不菲,与一直以来不正常的艺术品市场不无关系,其中的确存在很多问题。盲目追捧、恶意炒作等行为倘若不能得以有效打击和管制,最终受伤害的,必然是市场本身,是整个收藏群体。而对于真正的收藏来说,应该在充分认识艺术家人品修养,以及创作水准的综合前提下,再慎重介入,并能够遵循市场自身的发展规律、收藏规律做出及时应对和调整,而非有钱就可以任性,甚至胡来。
王华祥(版画家)
不用再在意所谓的当代艺术。在中国艺术家里,有几个人不是模仿者呢?年轻时我这样的人容易痛苦和愤怒,因为我懂。而且,我必须选择性地原谅一些当代艺术家和评论家,因为所有人包括他们和我们都由于曾经的无知,浪费了多少宝贵的岁月而交了智商税。这是“当代艺术”注定了的悲剧,而且远远还没到“剧终”。不过,不管是谁,人们更应该在乎艺术家有没有个性和原创,对历史有没有意义,而不必幸灾乐祸。因为叶帅倒下了,我们的道德与艺术水平不会因此就会忽然和昨天不同。
黄剑武(油画家 评论家)
艺术家叶永青显然不属于上述艺术实践阶段,他具有不重复他人的能力和创新的能力。遗憾的是,没有批评家、艺术理论家和收藏家对他各个时期创作的作品进行比较研究,更没有人及时发现指出问题和疑点。从艺术创作规律上讲,同一艺术家不同时期的作品皆有关联和递进,而并非空穴来风,即便是风格多变的毕加索也不例外。叶永青的多幅作品在构图上和表现技法上和西尔万高度雷同,形成极其相似的艺术符号,是结果的挪用或套用,基本上没有自己的感受和认识参与,虽局部内容不同,但仍是抄袭。当下不少当代艺术家抄袭现象大致也类似如此。
对于开创了一种新的视觉认知方式和思考方式的艺术家,往往会带来艺术的巨大变革,继而影响世界艺术的发展方向,如塞尚、莫奈、毕加索、贾科梅蒂等,他们的认识论各不相同,各有思想创新。还有一种情况,在认识论上持续以前的研究成果,但因个人感受独特的介入,在绘画语言上有重大突破,艺术结果完全不同而且差异很大,如莫兰迪、洛佩兹、弗洛伊德等在贾科梅蒂开创的认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和推进。师承关系是思想认识上的承袭,而非结果的挪用或套用。以上艺术家是西方艺术史上的重要艺术家,他们的艺术创造因具有艺术规律的学理性显得颇为重要和可信。
30年抄袭事件折射出中国艺术生态的问题和危机,如果批评家和艺术理论家们发自内心曾经肯定甚至赞扬过叶永青的艺术成就,说明批评家和艺术家们存在认识误区和知识缺陷,这只有当事人各自扪心自问,冷暖自知了。今天我们不再去讨论当代艺术的合法性问题,但是合理性问题仍然值得进一步深化研究,不然,上述现象还会继续发生无法杜绝,中国当代艺术也将难以以自我的面貌走向国际并被接受和认可。
闻松(艺术批评家)
1、叶永青抄袭事件肯定是好事,让艺术圈抄袭者曝光及无可遁形;2、使当代艺术圈艺人们产生警醒效应;要原创,不要不劳而获抄袭或模仿;3、有助于当代艺术圈的自净自明;并形成对学习、借鉴、模仿及抄袭的学理认识;4、中国艺术界抄袭或模仿最严重的不是先锋艺术圈(当代艺术圈),而是水墨画圈、主旋律艺术圈、传统艺术圈。相比之下,先锋艺术圈算好的了。5、如果一个叶永青就能使当代艺术圈净明,其性价比还是好的。况且,叶永青及其他抄袭者是自取其辱,罪有应得;6、抄袭艺术品不可能完全杜绝,在中国这个山寨大国,赝品艺术始终会存在。但不应该出现在一流的当代艺术家身上。7、对于当代艺术圈来讲,叶永青抄袭事件是中国当代艺术升级的良好契机。8、没有任何理由要为抄袭者和艺术赝品辩护。古今中外,都不可能支持赝品艺术和纵容抄袭。抄袭,是对艺术原创精神的羞辱。
詹皓(艺术战争 评论员)
至于是不是抄袭,我们往往对“抄袭”这个词汇过于敏感,但实际上,这种行为在艺术界十分常见,甚至,每个艺术家在成长道路上都免不了向前代画家学习、临摹。关键是要勇于承认,比如吴冠中先生就承认自己向同代西方艺术家波洛克学习创作手法。
在全球化、互联网的今天,要从其他画家那里寻找灵感、画家发现谁在模仿自己,都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想瞒是瞒不了的。所以叶永青也没有否认说自己完全不知道西尔万。
但西尔万看不过的是,这么一个模仿秀的选手,价钱居然卖得比原创者高几十倍!他有理由发火,我们也有理由反思,毕竟,让叶永青这样的人成大名、卖大钱,是不是说明了我们的市场还不够成熟,收藏者的心智还不够健全呢?
刘昌玉( 独立艺评人)
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乐此不疲地创作、生产着与中国大众无关但却深受国外艺术机构、画商、展览组织青睐的艺术形式和作品(中国当代艺术家往往以参加某某国际展览为履历炫耀)。然而,这两天一位上了胡润艺术家排行榜的中国著名艺术家被曝光抄袭且一抄就是三十年的惊天事件,不仅让其个人名望和艺术遭遇滑铁卢,也把中国的当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家拉下了神坛。
抄袭事件就是当代艺术这张关系网里一个脱绳的结。我们的当代艺术家沉醉在西方发达国家提供的物欲诱惑里不能自拔,此次抄袭事件注定只是冰山一角。只是,长在中国土地上的树,长出了伪西方的怪果,这对于国家的当代美术发展和文化发展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徐旭(中国美术报网评论员)
中国当代艺术圈就是一个蝇营狗苟、鸡鸣狗盗、肮脏龌龊、黑幕重重、沽名钓誉、利欲熏心的文化江湖;而那些剑走偏锋且毫无羞耻感的艺术大佬们,也只不过是掌握了一点手艺技能的梁上君子。他们绝不可能对人类精神文明有任何促进作用,也别指望中国艺术家们能引导我们的民族走向真善美与民族文化复兴的正道。
当艺术家以一个职业共同体出现在公民社会中时,出于自身形象与长远利益计,他们既必须对其共同体内每个成员的职业道德行为予以监督,也应当对有违职业道德者予以批评或谴责,这就是道德他律;否则,一粒老鼠屎就会坏了一锅汤。即便是江湖黑帮,其内部成员也必须接受帮规的他律与约束,任何没有自律精神与他律意识的社会共同体,都有可能变成毫无章法的乌合之众与流氓群体。
但愿中国艺术家共同体内在“叶帅抄袭案”发生后的鸦雀无声似的现象只是一个短暂过程,也但愿这个过程尽快结束;否则,中国艺术界则将用他们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可耻行为,来接受社会公众对他们的失望、不屑与鄙视。
孙津(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叶永青抄袭或剽窃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Christian Silvain)的作品是确凿无疑得了,因为这并不是思想、创意、制作、手法等方面的借鉴,而是直截了当地“横移”,也就是公然把希尔万作品的内容和形式抢过来、挖过来作为自己的作品。
但是,这种抄袭或剽窃并不仅仅是个人的艺术道德问题,更体现了社会的市场导向:发财!这是当今特有的问题,至少这个问题比之以往更加明目张胆或堂而皇之了。好听的说法是创新发展,其实就是投机发财,所以不择手段。
或许,正是因为叶永青之类的艺术家们看出了当今发展存在的上述问题,所以他们可以毫无愧色地(当然也不知羞耻地)把自己完全彻底投浸在相应的投机发财游戏中。由此也就不难想象,叶永青很可能并不是稀有的个例,只不过由于他的名气大,具有所谓国际影响,所以其抄袭或剽窃的行为才成为备受关注的丑闻。
王小箭(四川美院副教授)
热议中的“抄袭门”话题已经点了中国批评家群体的名和几位批评家同行的名,也有微友质问我为什么装聋作哑。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美术史的“初审”(王端廷语)工作群,包括我本人,肯定要承担应有的责任。这件事,不但牵扯到中国批评家的责任,还扩大到其他艺术家身上......我同意,事件的背景与资本对艺术圈和艺术家的侵蚀有关,但全社会都从经济动物变成经济怪物的这三十年,艺术家有独善其身的本事吗?他们本人有,家人答应吗?没错,应当的是艺术家出自污泥而不染,是洁身自好,不应当说我不是最坏的那个,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人,在批评艺术家拜金的同时,应当同时也反省自己。至于当代艺术圈的各种问题,我绝不否认,也否认不了,但应当属于整个美术界和中国社会问题的组成部分。
马琳(上海美术学院副教授)
我想,在此,我们不应该仅仅谴责叶永青本人,说他抄袭,违背了艺术家原创的精神。叶永青从当年热爱艺术的一名年轻人到后来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界的一位风云人物,人称叶帅,这不是单单叶永青作品画的好就可以的。而是在他身边有一群策展人、批评家、收藏家、拍卖行形成了整个利益链,叶永青刚开始也许是认真学习并分析了克里斯蒂安·希尔的作品,但是慢慢在学习的过程中把别人的东西稍加改动而变成了自己的“原创”。我有疑问的是,现在又不是信息不发达的时代,为什么这三十年就没有人质疑呢?难道那些见多识广的策展人和拍卖行都没有发现呢?还是发现了又为了利益而不愿声张呢?所以,我们从叶永青这一事件可以反思中国当代艺术制度是不是出了问题?难道我们艺术界只有叶永青抄袭吗?那些王永青、张永青、曾永青等等是不是也要去追本溯源一次呢?还有在利益的驱使下,那些为其策划展览的大牌策展人、为其拍卖的拍卖行等打造艺术资本神话的同僚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呢?
张海律(腾讯《大家》评论员)
当那篇《中国艺术圈著名老炮被比利时艺术家指责抄袭30年!》的文章,在2月27日早上刷屏后,我留意到,我的微信朋友圈里,那几位艺术家和策展人没有一个转载并表达看法。这莫非是一种源自圈子自身的天然自我保护能力?传说中的文人相轻,难道在艺术圈行不通?
带着吃瓜群众的好奇心,我把文章转给两位策展人朋友。她们均吃惊地表达毫不知情,其中一人只提了句“不喜欢文中藏掖着不提人名的阴阳怪气”,“非得让我百度叶某是谁,吓了一跳”;另一位理智表示这事最后可能很难定性。
只能说,作为艺术爱好者,我们不希望这件事在喧嚣一天之后,就不了了之。
李擎(评论家)
其实,如今的艺术界,不管是传统绘画界,还是当代艺术界,都要比马桶圈还脏,抄袭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当然,作为经常上厕所的我们,有时我们自己也并不干净。因此,由叶帅的这个抄袭事件,我得出了两点思考:第一,比指责叶帅更重要的是事情是反思自己。在指责叶帅的同时,我们每一位当代艺术从业者是不是也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也需要检讨一下自己的从艺行为?是不是也需要叩问自己的从艺初心?就目前的艺术界而言,不管是艺术家还是理论家,互相抄袭的现象已经屡见不鲜,叶帅只是这个抄袭大军的中的一份子而已。或者说,叶帅只是一只被枪打出来的“出头鸟”而已。假如我们每一位当代艺术从业者都扪心自问的话,相信会有无数个“叶帅”在“潜水”,也会有无数个“叶帅”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挣扎。
所以,我们在指责叶帅之余,还要对自己的从艺行为进行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曾经有过抄袭行为,反思自己是不是正在开展抄袭行为,反思自己是不是即将进行抄袭行为;第二,做艺术有多大本事就用多大本事。我时常觉得,从事艺术这个行当,需要有一种特殊的天赋和才华。
作为一位当代艺术从业者,如果没有这种特殊的天赋和才华,就不要攀比,更不要爱慕虚荣,有多大本事就用多大本事,能做就做,做不了就改行,没什么大不了。不要总幻想自己成为什么教授或者总监,也不要总幻想自己成为什么国际艺术家或者国际策展人,也不要总幻想自己名垂青史,做一名普通人不掉价,做一名普通的艺术家没什么不好,只要坚守了做人做事的底线,照样会赢得社会与行业的尊重。



比利时媒体对叶永青(左)和西尔万(右)的作品进行了对比





比利时画家西尔万的作品 1989年作





叶永青作品 1994年作





左: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的作品,1989
右:叶永青的作品,1999




左: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的作品,1990
右:叶永青的作品,199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中国陶刻网 ( 苏ICP备16038349号-2

GMT+8, 2019-3-23 08:39 , Processed in 0.087960 second(s), 23 queries .

声明:本站严禁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本站内容由网友原创或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处理! ©2017 zgtkw.or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